• 評論:
    首頁 > 新聞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    兒童友好城市如何建 江蘇多地列入發展規劃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09 09:38:30  |   來源:新華日報  |   作者:李睿哲 徐睿翔 高啟凡 鹿琳  |   責任編輯:DH019
      10月15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推進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》。我省南京、蘇州、徐州、揚州、無錫、鎮江等多個城市,紛紛將創建“兒童友好城市”列入城市發展規劃。

      10月15日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推進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》。我省南京、蘇州、徐州、揚州、無錫、鎮江等多個城市,紛紛將創建“兒童友好城市”列入城市發展規劃。

      與此同時,在“雙減”大背景下,孩子們能去哪里玩,也進一步激發了社會各界對“兒童友好城市”這個新名詞的關注:城市怎樣對兒童“友好”?“兒童友好城市”該怎么建?

      “雙減”后孩子去哪兒玩

      “這片不到40平方米的空間,由小區內300多戶家庭共享。”南京市建鄴區南苑街道的居民周文婷告訴記者,近年來,小區停車位因綜合整治增加了不少,卻沒有專門的兒童游樂區,只有一個中心廣場,是老人、孩子共同休閑的地方。

      “雙減”政策實施后,孩子們從沉重的課業負擔中解脫出來,但“無處可玩”成為新煩惱。記者調查發現,我省部分小區存在活動器材按照成年人標準設置、社區缺少兒童活動空間等問題。有家長反映,不少看似專為兒童設置的游樂設施,通常會在顯著位置提醒“孩子在家長的陪同下使用”,家長沒有時間“盯著”孩子又不放心孩子自己玩耍,導致孩子不上輔導班也只能窩在家里。

      讓城市對兒童更友好,10月15日,國家發改委網站發布《關于推進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》,到2025年,通過在全國范圍內開展100個兒童友好城市建設試點,推動兒童友好理念深入人心,兒童友好要求在社會政策、公共服務、權利保障、成長空間、發展環境等方面充分體現。到2035年,全國百萬以上人口城市開展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超過50%,100個左右城市被命名為國家兒童友好城市,兒童友好成為城市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標識,兒童友好理念成為全社會共識和全民自覺。

      什么是兒童友好?南京曉莊學院社會工作系副教授石燕認為,根據國際廣泛認可的《兒童權利公約》,兒童享有生存權、受保護權、發展權和參與權,兒童友好簡言之就是保障和實現兒童的這些權利,為兒童的全面發展提供適宜的政策、空間、環境和服務。

      據了解,從聯合國1996年發起“兒童友好型城市”建設的倡議至今,全球已有3000多個城市和社區參與,800多個城市獲得兒童友好城市認證。近年來,我國在長沙、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等城市進行了大量規劃實踐。我省自2019年啟動兒童友好城市建設,省婦兒工委正在編寫《兒童友好城市建設指南》,南京、蘇州等地均明確“十四五”期間全面推進“兒童友好型城市建設”。

      中國兒童友好社區專業委員會委員吳楠自2010年開始從事兒童工作,起因是7歲的女兒不合群,他帶著女兒和社區的孩子們開展“小小建筑師”活動,跟隨孩子的視角改造社區的微空間。“女兒慢慢愿意和其他孩子溝通,性格也在活動中有了改變。后來我和國內做兒童友好相關的學者討論時才知道,原來兒童參與活動、從兒童的視角看問題,這一系列工作就是兒童友好。”他說,“實踐中我一直在思考,為什么需要兒童友好?一個直接原因就是,隨著快速城市化和電子產品的盛行,孩子出現肥胖、近視、抑郁等行為和心理問題的比例逐年上升。”

      “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是一種城市治理的實踐,更是一種現代城市文明的理念。”在石燕看來,對兒童友好意味著對所有人友好,建設兒童友好城市不僅關乎人們的幸福感,更有助于優化城市的營商環境并提升城市的文明程度,吸引更多青年人才來此定居就業。

      “友好”藏在細節里

      采訪過程中,不少家長提到,自己的童年是在自然環境中長大,雖然游樂設施較少,但有很多兒時的玩伴一起“下水抓魚、上山爬樹”,社會的大環境對孩子是比較友好的。周文婷說,城市的發展讓孩子的活動空間大幅減少,自己的孩子很難找到“一群”玩伴,很多社會互動也沒有了。

      “江蘇是國內城市化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,城市中安全、開放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少,兒童活動的形式總體趨于封閉,越封閉、越不愿出門,長此以往,性格養成、社會人格塑造都面臨風險。”吳楠認為,多項科學研究表明,玩耍是孩子探索世界的方式,在玩耍中學習可以培養孩子的想象力和創造力。國外很多城市的公園都規劃出約20%的面積用于兒童活動場所,實現兒童友好最基礎的內容,就是保證孩子們游樂設施和玩耍的活動空間。

      記者調查了解到,城市更新過程中,在空間規劃、設施配套上,既有資源總是優先解決停車、綠化等剛需問題,顧此失彼,造成原先供給兒童活動的空間在縮水,最后保留下來的多數器材設施更適合中老年人使用。今年初的蘇州市“兩會”上,蘇州市政協婦聯界別委員王群宇認為,目前蘇州的社區級兒童體育設施極度欠缺,社區圖書館、未成年人文體活動室等開放時間與兒童上學時間重疊,使用率低下。

      專家測算,如果在小區更新或新社區規劃建造前融進兒童友好元素,每個小區可能只要“犧牲”8-10個車位,相較改造完成后再開辟兒童活動空間,成本約能節省兩成。一步到位的改造方案和建設規劃,推行過程中鄰里糾紛也會少很多。因此,專家認為,倡導兒童友好社區、街區和城市的建設,一開始就應堅持“兒童優先”,保證兒童的活動空間,“不是只有車位增加、綠化增加、商業配套才叫‘剛需’,不能為了幾個車位忽略一個小區20%的兒童訴求——這代人的需要和下一代人的明天要同時兼顧。”

      在蘇州工業園區工作的年輕媽媽陳薇薇認為,當下兒童游樂設施的很多“細節”不夠友好。“我們的公共空間里,不少供兒童使用的器材都是硬地材質,而前幾年我帶女兒去新加坡旅行時發現,新加坡街心公園內的兒童游樂場多為沙地、土地、草地,游樂設施幾乎沒有純塑料、純金屬的,基本是自然木質打造。這些細節對孩子理解身邊的社會、形成良好的生活理念,主動參與保護和建設家園,甚至內心對于‘美’的認知,都有潛移默化的影響。”

      2018年,吳楠曾到慕尼黑和柏林考察國際先進的兒童友好社區打造范本。在柏林,讓他印象最深的,是當地堪比數碼產品說明書一樣詳細的公共空間兒童設施管理規定。而在國內,兒童游樂設施等設計標準的規范相對匱乏,以滑滑梯為例,很少有器材廠商關注適合4-6歲兒童玩耍的滑梯,其高度、坡度、材質、硬度等應分別控制在一個什么樣的合理區間。

      更多“一米高度看城市”

      “媽媽你看,這是我畫的圖案!”連日來,南京市南湖二小三年級學生樂樂,每天放學都要特意“繞”到小區里的一個窨井蓋。上個月,南京市建鄴區茶亭社區組織小朋友開展“童眼看社區”活動,樂樂的圖畫被選中,在志愿者的幫助下“印”在了小區里。

      越來越多的社區、機構、組織開始意識到,要充分釋放孩子的創造性和探索性,讓孩子更加健康、快樂地成長。在國家發改委印發的指導意見中,一個引人注意的提法正是“一米高度看城市”。

      “一米高度”,顧名思義,就是以兒童的視角審視環境,注重聆聽兒童的聲音,充分考慮孩子的意見。石燕告訴記者,在她以往開展的兒童實踐活動中,一個普遍現象是總有家長“伴隨”左右,孩子的聲音被大人“淹沒”。此外,很多商場的兒童游樂區,設施器械涂得花花綠綠,色彩選擇卻并不科學。“日本有學者專門研究過,高明度高色彩對大多數孩子來講并不友好,玩得盡興不等于要用強烈的色彩刺激感官,日本很多街區的兒童游樂設施、游樂空間的色調,都是白色、木色、綠色、粉色等淺色系。‘兒童友好’要以兒童的視角,即‘一米的高度’,并非按大人的喜好和理解隨意詮釋。”

      兒童友好的觀念在我省越來越深入人心。今年5月1日,省內首個以兒童友好為主題的地鐵專列在蘇州首發。今年初,蘇州市政府婦兒工委辦公室聯合市教育局、市文聯舉辦兒童友好主題活動,向全市公開征集兒童友好城市LOGO、主題歌詞及繪畫作品,在地鐵車廂門貼、把手、頂圖、地貼等處集中展示的63幅兒童繪畫作品,全部來自孩子們的投稿。

      “南京市委、市政府把兒童友好作為全齡友好一個重要方面,寫進了‘十四五’規劃,其中單獨一節寫到強化兒童友好城市建設。”南京市婦兒工委辦主任王玉梅說,“南京正在開展‘小小民生觀察員’兒童議事大型實踐活動,已經收到的提案讓我對孩子們刮目相看,他們非常關心社會事務,特別是‘雙減’以后,孩子們有更多的精力參與到社會實踐活動中來。”

      “對兒童友好,就是對未來友好。”石燕認為,為孩子們創造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和發展空間,需要關注的遠不只是城市設計的“兒童友好”,更重要的是每一位成年人都能夠俯下身子,小到家里的決定,大到公共政策的制定,事關兒童的問題,要從為兒童決策到讓兒童決策轉變,真正尊重“城市小主人”的意見。

    非遺江蘇
    人文江蘇
    出行指南針
    智慧江蘇
    ?
    久久精品一级做日本-少妇免费一级毛片观看-免费观看欧美一级牲交片-韩国淫乱一级毛片视频无码